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2的文章

境外公司是什麼?能吃嗎?

圖片
之前很多文章中都提到境外公司,究竟什麼是境外公司?是指在台灣國以外設立的公司嗎?

其實,這種公司分類是以「國家收費的方式區分」。
「境外公司」又稱「免稅公司」。以最有代表性的Cayman Islands(開曼群島)來說,雖然面積只有約莫綠島大小,島上也只有漁業與旅遊、Villa等店家,不過受聯合國憲章保護,是一獨立國家,有主權,也受國際認同,所以可以給旗下的公司一個名份,所以自然會收取些保護費。
收取保護費的方式大部分國家採取比例徵收,稱為「稅」,這不用多說;但也有少數國家如Cayman Island 另訂一套制度(稱為Exempt company 或 offshore company),規定只要不在他領土上營業,每年就只收固定費用,稱為「年費」。

網站「鏈結」的法律責任

圖片
(未經授權竊自小狐狸律師FB)




創業同學發問:若是網站上設立超連結,引用其他網站的資料時,對於連結的內容是否算是重製而有侵害著作權呢?

這問題其實只要區分連結方式就弄的明白:

使用者上傳盜版音樂,網站負責?

圖片
海盜黨國際







最近幾次appWorks Demo day我發現越來越多團隊知道給使用者一個好的平台,讓他自己上傳資料客製化Personalize,甚至建立資料庫是黏著使用者的有效方式。不過很多創業者也同時擔心若給使用者自行上傳資料,網站上會充滿盜版資料,最後責任會如同Now.in事件一般需要由網管或公司來負責。所以很多網站自始便捨棄這個念頭,不設任何Forum、留言或交流機制。

這是因噎廢食,非常可惜。
網站對於盜版文件有責任,但可簡單避免

著作權聲明 --- 避風港條款

為保障著作權,本網站依著作權法第第90-4條、第90-7條規定,訂定著作權人(或據稱著作權人)得依本處理原則所訂之檢舉機制,提出有關侵害著作權之檢舉,被檢舉侵權之使用者亦得依所訂之申訴機制,提出未侵害著作權之通知。

財務專家證人在訴訟仲裁程序中的角色定位

圖片
劉國佑會計師  台北市律師公會

上週六代表台北律師公會商事法委員會邀請到資誠會計師事務所、普華管理顧問公司的劉國佑會計師到律師公會演講分享,主題是「財務專家證人於訴訟及仲裁案中之角色與功能」。當天沒料到這麼多認真的律師在週六早晨這麼早還到公會來上課,而且進修的項目是一般律師最怕的「數字」、「會計」。
認識劉會計師很多年了,不過在二、三年前才知道劉會計師在鑽研「鑑識會計」這個領域,那時剛好幾次都在個別工程違約案件中因為損害賠償的金額計算與舉證責任難搞定在頭痛,所以一聽到這個專題就好好的了解了一番。發現若是鑑定費用當事人願意負擔的話,這簡直是原告律師的萬靈丹,太多場合中都可以用上。一直想找機會介紹給公會的律師同道,免得傳統上因為原告、被告、法官大家都不想碰數字計算,所以對於金額複雜之案件總是囫圇吞棗,都用訴訟協商的與被告或法官在喊價,非常可笑,甚至有時候還因為難算而回頭改請求權基礎,因噎廢食。這次有這個機會馬上就邀請劉會計師來分享。劉會計師在這幾年間已經累積很多實際案例經驗,有訴訟、仲裁上的案例,非常值得參考,這在訴訟仲裁實務可以省下原告很多舉證的力氣。
舉例來說,包括投資案件中常常會遇到的股東股份買回請求權訴訟中的金額計算,之前代理過的大股東對上陽信商銀買回股份案、國發基金、創投公司對上被投資公司的買回股份案件,以往總是只能以公司之淨值來主張,法官對於市場價值之鑑定價格(尤其是非公開發行公司),從來都不大願意接受。不過淨值與市場價值價差有時相差極大,尤其是資產大部分屬於無體財產的網路公司!若是公司章定資本額非常低,但要求買回時公司的網站已經非常火紅,有了這樣的替代方案,可以依據立場選擇有利的利用。舉Draw Something的網路公司為例,倘若在他一夕爆紅之前與投資人簽有以「公平市價」買回條款,若是爆紅後投資人希望Cash out,這時若只能以淨值行使買回權,恐怕並非公平。以鑑定價格做為「市價」之估計才合理,收入價格差異恐怕不只千萬倍。
另外,在專利、商標侵權之案件中,直接採用商標法、專利法法條上規定的標準計算方法,等於將原告的權利直接交在法官手裡,律師實在不算負責任,歐美案例上的計算標準可以估計授權金方式求償,舉證時若是可以透過財務專家另外提出真實市場價值的估計舉證,很可能求償金額會更有利。
在高階經理人掏空公司之案例中,因為手法有時非常細膩,也可以委託律師利用這樣的財務專…

網路公司的資產何在? 你有累積到嗎?

圖片
Alilas Uluwatu
空中樓閣


網路公司現實面臨的問題在於,花了許多租金、人事、外包成本經營的公司,卻看不見什麼實體的「資產」。
對投資人、銀行來說,網路公司總是只有個網站、一個app跟幾個高談闊論的經營者,完全見不到實質資產擔保品,所以不願意融資。有趣的是,創業者常常網站做的很紅火,但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網站到底取得了什麼樣的資產,法律上應該如何發揮資產的權利到最大,自然不知道怎麼說服銀行、投資人。雙方往往就卡在那邊,創業者無法取得銀行、投資人的低廉資金,銀行的資金也貸不出去。
其實在3.0時代,藉網路創業的公司的最重要價值在於軟體(包括各種平台中的app與官網)與伺服器間的雙向連結,將使用者與公司串在一起。更詳細的說,應該是該產品在消費者的網路使用習慣中的「地位」。這種地位的重要性存在於使用者因為服務好或不同理由一次次的回訪網站及軟體使用、瀏覽、消費,而累積創造出網站的價值。FB與Dropbox就是最好的例子,目前這二個軟體已經成為許多人每日上網一定會使用的功能,幾乎完全取代新聞頻道與硬碟,其書籤也都存在手機、Chrome的最顯眼地方,每天使用者回訪的習慣是其他網站或後進難以短時間取代的。因此縱使不同量級的對手Google宣佈要推出雲端硬碟,Dropbox也不是沒有勝算。
這種連結性有些可以以法律保護,有些無法保護,只能透過商業上的服務到位與完善功能來繼續維持。不過無論是法律保護或是功能服務到位,都能構成後進者的進入障礙,只是前者是用來減緩其追逐的速度,後者是加速自己的前進。
我們今天來討論前者,也就是法律能保護的部分,或是說網路公司必須利用到的法律:
網路公司在經營的過程中可能會遇到以下資產的相關問題:
一、使用者的個人資料: 此部份包括FB、Google chrome等等平台的Open ID account access right、在官網上使用者自行輸入的個人資料、app(手機)或網站的長期使用的慣性,例如在甲蝦米-行動得來速定餐服務上使用者固定點餐的慣例、使用者所在位置;在獎金獵人上應徵個案者之性向、專業能力等資訊、在EZTABLE中的固定用餐環境、負擔能力、用餐對象等等。這些屬於個人資料的蒐集利用,對網站的發展是極其重要的資產,涉及最新修正個人資料保護法的範疇,眉角很多。
二、使用者因使用網站,本質上會輸入的內容: 例如使用者在愛評網上輸入的餐廳資料、照片、在iPh…

有關app內容的分級標示

圖片
這兩天立委質詢NCC,要求嚴格執行app的內容進行分級制度。重點在於app的內容有些以辛辣、暴力、色情來吸引下載,但卻無法依現行法令確保不影響到非兒童或少年。例如:有app之名稱就是「鹹濕小說」。暴力內容之動作遊戲。
依據目前台灣的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原始之兒童福利法、少年福利法合併升級而來),網際網路平台業者、內容提供業者對於內容均有控制之義務,否則有罰則。以下列出涉及的法條: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
第 46 條 為防止兒童及少年接觸有害其身心發展之網際網路內容,由通訊傳播主管機關召集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委託民間團體成立內容防護機構,並辦理下列事項: 一、兒童及少年使用網際網路行為觀察。 二、申訴機制之建立及執行。 三、內容分級制度之推動及檢討。 四、過濾軟體之建立及推動。 五、兒童及少年上網安全教育宣導。 六、推動網際網路平臺提供者建立自律機制。 七、其他防護機制之建立及推動。 網際網路平臺提供者應依前項防護機制,訂定自律規範採取明確可行防護措施;未訂定自律規範者,應依相關公(協)會所定自律規範採取必要措施。 網際網路平臺提供者經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告知網際網路內容有害兒童及少年身心健康或違反前項規定未採取明確可行防護措施者,應為限制兒童及少年接取、瀏覽之措施,或先行移除。 前三項所稱網際網路平臺提供者,指提供連線上網後各項網際網路平臺服務,包含在網際網路上提供儲存空間,或利用網際網路建置網站提供資訊、加值服務及網頁連結服務等功能者。
第 49條 十四、於網際網路散布或播送有害兒童及少年身心健康之內容,未採取明確可行之防護措施,或未配合網際網路平臺提供者之防護機制,使兒童或少年得以接取或瀏覽。
第 94 條

網拍盜版大陸劇光碟,不起訴!高檢署新函釋有魄力!

圖片
(引自新浪新聞)
著作權新聞: (中央社記者陳亦偉台北4日電)台北地檢署偵辦一宗在台販賣盜版中國大陸戲劇光碟案,援引高檢署對兩岸著作權案件的最新決議,以兩岸在著作權保障的刑事法令上未平等互惠,將盜版大陸影集的被告不起訴。檢方人士指出,過去在台灣被查到販賣盜版大陸戲劇光碟、卡通圖案等案件,當事人通常被檢察官依違反著作權法起訴,並遭法院判刑。但台灣的流行音樂,在大陸百度搜尋引擎網站,幾無一倖免遭侵權得以免費下載,卻未見大陸方面以刑事案件處理,台北地檢署這次的作法會引發什麼效應,值得觀察。代理中國大陸古裝劇「美人心計」的弘恩文化公司日前在網路發現,葉姓男子以每套新台幣169元的價格販賣盜版的「美人心計」全套DVD,向台北地檢署提出違反著作權的告訴。根據台北地檢署的不起訴處分書,檢察官認為,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78條規定,大陸人民的著作權在台灣遭受侵害,法律救濟權利以台灣人民在大陸享有同等訴訟權利為限,也就是說,兩岸保障著作權的法令應具備互惠的精神。台北地檢署指出,大陸的「著作權法」或「刑法」等,對侵害著作權案件,多限於民事求償或行政執法(如沒收、罰錢等),與台灣把「著作權法」當做刑法的特別法有很大差別。其次,大陸「刑法」第217、218條對違反著作權雖有刑罰規定,但卻必須符合「以營利為目的」、盜版複製數量達1000片以上,且違法所得需超過人民幣3萬元(約新台幣14.5萬元),還要有「特殊侵害」樣態,才構成「違法所得數額較大」的刑事犯罪,這與台灣「著作權法」對只要是擅自重製並侵犯他人著作權,即已構成刑責,有顯著差異。台北地檢署認為,兩岸法令差異,使台灣人到大陸打侵權刑事官司,比大陸人到台灣打侵權刑事官司,困難許多,而且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已規定,著作權訴訟權利應平等互惠,葉姓男子的狀況在大陸不構成刑事犯罪,台灣也不需要對他起訴論究刑責。
(1010404引自中央社新聞)

以往,在台灣銷售盜版之大陸戲劇、電影光碟片的行為,與銷售其他盜版片之處理模式沒有不同,都是以違反著作權法第91條之1第1項「擅自以移轉所有權的方法散布著作原件或其重製物而侵害他人著作財產權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五十萬元以下罰金。」處理,來起訴或判刑。請注意:這裡指的與上面新聞所指的都不是在講處罰「盜版」的重製行為,而是指處罰消費者購買盜版片看完後再次銷售的動作。有沒有人跟我一樣覺得這條法律管的實…

諸葛孔明是最成功的技術出資者(一) --- 台灣稅制不利技術出資,創業者應三思

圖片
(照片引自KOEI三國志10,諸葛亮之路)
沒錯!諸葛孔明是史上最成功的技術出資者君不見劉備在創業初期,他的三人創業團隊中只有二個能力超強的「業務」,其中關雲長可能還有點智商,張飛的智力可是一不小心會賠掉資本額的低落,加上劉大耳自己個性善良又講道義,所以公司一直經營的很差。雖然劉另外找到了個孫乾、趙子龍,不過也只是個堪堪處理公司內部行政的秘書人才與另外一個陽光業務而已。總之,一直到公司登記地址遷到汝南之前,蜀漢公司就只是個純有業務能力的接案公司罷了,沒有什麼大作為。
不過,劉備沒有別的能力,總算眼界不差,有識人之才,三顧茅廬將孔明請出了隆中,作了蜀漢公司的技術長,馬上就達到三分天下IPO登基的境界。以現代眼光來看,蜀漢帝國的成就,沒有Google的成就也大致有Facebook的水準。孔明懂得在公司創立期就加入,的確是聰明,不但會利用專利技術入股,還投在正確的時點(Seed stage)、正確的公司,且一押到底,最後才能當上了劉禪的CEO,成為一人一下萬人之上。其投資新創事業的眼光遍翻史書實在無人能敵。

依現行台灣所得稅法,股票是所得,應繳所得稅
常常有創業者問我,是否可以將「技術」作價,計入公司資本額,這樣他們現金出資就可以少出點,公司資本也可以顯示大些、有規模些?目前經濟部實務作法只要鑑價公司能出得了鑑價報告,經董事會決議承認能說出番道理,要登記多少都行。不過一定要注意,取得的股份(票)是有面額的,與取得技術之成本間的「差價」,就是股東的所得,依法要併入該年度的所得中課所得稅的。否則就會發生慘案:設立公司時沒人提醒,技術出資額度做得老高,隔年卻收到國稅局發函要求你補繳所得稅,包你看到稅單時眼睛脫窗!
怎麼說呢?
一般現金出資的狀況我們之前已經提過幾次,現金出資金額除以股份面額10元就是取得的股份。以前例說明:劉備、關羽、張飛原始都各投資200萬元在蜀漢公司,各持有10萬股。此時孔明若是想要「現金入股」600萬元,大家也都同意不溢價,自然孔明也取得60萬股。此時孔明不是不需要繳納所得稅,而是其所得為零(收入:600萬股票 - 成本:600萬元現金 = 收入 0)
不過若改為技術出資的情形,當然任何人都認為其技術無價,不過假設孔明念在劉備三顧茅廬之至誠,同意以其三分天下技術作價600萬元,加入蜀漢公司一起奮鬥。這時依法商業司只要看到有鑑定報告價值有600萬元以上,對於登記60萬…

app創業基本問答 2

圖片
(圖表引自七年級印刷設計,非常棒)
有人又問了 問題 1:如社群網站電影中的有錢兄弟,用初始的郵件當做與zakerburg合作證據,索求賠償金,當時也未成立公司,如何辦到? 這樣在法律中怎麼站的住腳?
電影「社群網站」中有錢兄弟在這點中是主張侵害他們的「創意」,但保障創意的法律只有專利法;著作權法只保障創意的「表達」,也就是說要將創意寫出來。本案中雙方當時都沒申請專利,交友網站的「創意」其實不受保障的,而著作權法只保障寫出來的著作物不被人複製,因此若是將內容進行內化後,用不同的文字重新表達是不受著作權法保障的。這就是馬克所做的,使用有錢兄弟的創意,自行編寫FB原始網站。有錢兄弟的主張在法律上其實不是很有立場,所以電影中馬克祖克柏才會拍桌說:「Facebook沒有任何一行程式碼是與他們的網站相同。」
至於有錢兄弟所主張的,至多可以弱弱主張馬克是受他們委任,卻違反委任義務而移做己用,因此所衍生出來的額外損害可以要求馬克賠償。不過顯然馬克事後已經更有錢,當然可以陪他們在訴訟中爭議其說法是否成立,但是終究是以和為貴,因此提出某金額來和解。法律上其實沒有經過法院的判斷,就這點是否真的構成違約應該賠償,影片中沒有交代。

問題 2: 投資者與創辦人、技術者的比例份配只寫在紙上,是否有法律效力?
任何約定口頭達成協議就是合約,都有法律效力,寫在紙上更是有證據,合約對立約各方都有效力,若有違約可在法院經過判決辨明是非。


常見的爭議都發生在原始股東(不管是單純投資、創辦人或是技術者)只設立公司,並未將原始彼此要合作的基本要求寫好約定(一般我們稱為:股東協議書),因此最後只能依據公司法規定解決爭議。不過,公司法對於各股東之權利是規定平等,有時這又不符合彼此的原始想法,因此會發生爭議。我建議所有的創業人在設立公司之前,都能簡單列出彼此的初衷,與希望其他股東也能達到的表現,具體化寫下成為股東協議書。舉例而言,股東原始彼此間若都約定好共進退,在股東協議書中,對於這個承諾就應該有違反時股份其他股東有優先購買權、同時銷售權甚至優先購買權之價格上限等等配套的違約條款,來約束避免任意退出,這樣更能相互維持原始為公司盡力的心態。又例如有些股東不正職工作,但是提供公司的關鍵技術使用或多出資(出錢),而其他股東全職加入(出力),但是雙方約好取得股數相同(當然需要有些差異,以免卡住),此時這種出資高卻持有較低股權與出資…

創業第一事:人云亦云不可取---我見文林苑爭議

圖片
在網路上看了幾個文林苑懶人包,發現根本沒有省到時間,反而被作者加油添醋的形容詞攪的頭昏。不舒服。


不舒服的地方在於作者把指稱現行都市更新條例的錯誤(立法論)、王家人的家境、其他人對王家人的偏見等很多不同層次的想法、帶有偏見的形容詞都放在一起,反而影響人們了解原始事實,也不能運用自己的想法進行判斷。

所以我還是回頭找出法院的判決、事實來得實在,至少法官整理的事實比較中性。 文林苑王家對都市更新處分提起行政訴訟之判決:
1.下載: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全文(不常看判決的觀眾請注意:前面是雙方的各說各話,法院的判斷請自第七頁往下閱讀)(爭議其實不多,王家人沒請律師不然有更多些點可以打) 2.下載:最高行政法院判決全文(這份其實不用看,沒有具體內容,法院的判斷就是以沒有上訴理由直接駁回,維持高等法院判決內容。)
文林苑事件應該思考的是:
1.是否真有需要都市更新? 2.都市更新是否有必要以多數決辦理?實際上如何之多數才能限制少數人? 3.若是要都市更新,應在如何之流程下才能違反個人意願侵害少數人財產? 4.這樣的流程要如何才能算是兼顧到人民個人財產權?
不過很可惜的是有關文林苑王家的新聞,為了將市政府的強制執行批為紅色鐵腕,爭取注意,引了很多其他的邊緣問題,例如:市政府勾結建商云云、樂揚建設尚未取得就預售完畢。預售其實是樂揚建設公司個人的行為,未來若是更新不成,他最多就是對購買者負違約責任,與王家沒有關係。模糊了焦點,反而讓人們不能就重點思考,到底台灣需不需要都市更新?
都市更新的本意就是多數暴力
其實都市更新條例的本質就是要「侵害(特定)人民的權利」來增進大多數人民的生活。若是需要全體同意,根本不需要有都市更新條例,現有民法就可以做啦!所以為了可以經過大多數人的想法推行更新,多數決有其必要,因此除非不進行都市更新,否則犧牲少數的財產權是難以避免的!別說王家人應得的財產會受權利變換,甚至提存,縱有損失也不致於多。而建設公司會有多少獲利,王家人是否會有損失,那就只是交易內容,社會實在不需要大張旗股。
若是你認真看判決內容,就會發現文林苑王家的問題出在沒有依法參加會議,主張自己的權利,以致於遲誤了所有現行法規定的表示異議時間,終至上訴無門無法挽回。王家不同意參與都更的意見,是在台北市府核定事業計畫後才正式提出。這也是市府會展現強硬態度的主因。其實,從實施者送件到核定事業計畫這中間,有長達二年多的時間,期間…

創業法律 3---- 創業人的競業禁止義務

圖片
(照片引自蘋果日報)

目前app創業潮正熱,許多軟體工程師都希望憑著萬能雙手在網路上Coding虛擬出一個新世界,就能換得大把鈔票,不過創業前構思的初期,千萬不要還沒上路就違約!
現有工作是否有保密條款?競業條款?
首先,由於app創業的特性,許多創業者都先以兼職的方式開始,因此應先確認自己在現職中到職時,除了簽訂聘僱合約外,是否還簽立了保密合約與競業合約。依經驗,目前台灣科技公司無論是否知其所以然,多數均要求大部分員工簽立「智慧財產權歸屬約款」、「保密約款」與「競業禁止約款」,雖然不論職位一律要求禁止競業未必合理,不過若是真有簽了,仍會是有效合約,足以拘束員工不得洩密與競業。
其中,智慧財產歸屬合約常約定員工任何著作均歸屬於公司所有,而軟體邊程之程式碼屬於著作權,從而員工若是想省點功夫,使用自己原有職務上曾經編寫使用過的程式碼來使用在自已創業的app上,自然屬於侵害原始公司之著作權。當然同時也違反了保密約款中不得自行使用公司之機密資料的約定。
競業條款規定合法性

「競業禁止」條款,指「事業單位為保護其商業機密、營業利益或維持其競爭的優勢,要求特定人與其約定在在職期間或離職後之一定期間、區域內,不得經營、受僱或經營與其相同或類似之業務工作」而言。要求勞工簽訂競業禁止條款的主要目的包括:
1.避免其他競爭事業單位惡意挖角或勞工惡意跳槽。 2.避免優勢技術或營業秘密外洩。 3.避免勞工利用其在職期間所獲知之技術或營業秘密自行營業,削弱原雇主之競爭力。

因此雇主有這樣的要求在某些核心技術研發或設計的員工承諾競業,是有其理由的。不過員工也有工作權應該受保障,因此這涉及了雇主財產權與勞動者工作權兩個屬憲法保障權利之間的衝突,法院通常會就實際情形判斷該條款是否可保護雇主財產權又不會過分侵害勞工工作權。因此,若是僱傭合約內附有競業合約,就要特別注意是否內容與個人創業衝突。
一般競業約款的效力通常區分為在職中與離職後來判斷。在職中之競業規定員工不得兼職,若是特別註明無論上下班均同,則通常會被認定合理。如果並未特定上下班時間,以僱佣合約性質為一定時間內提供勞務之性質,下班後之兼職不應受限制,不過另行創業的情形就不一定。
至於離職後的競業約定,其效力只能說不一定有效,必須個案判斷工作性質與職位來判斷約定的違約金是否會過高。畢竟勞工的薪水只是過活的本錢,若是不論職位高低、全面限制所有的員工離職後都不能運用個人…

"軟體拆封拒退 網路家庭勝訴" 最高行政法院判決勝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