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2日

陣痛中的「Live House」



上班族工作之餘的休閒,往往是下班後與三五好友在市區小巷弄中找家可以聊天休憩的小酒吧,彼此抒發閒聊、搭配店家播放的音樂,放鬆放鬆。而近年來除了一般酒吧外,「Livehouse」也悄悄地發展起來,讓上班族多了不一樣的選擇,可聆聽現場表演,同時享受簡易的餐飲。

什麼是「Livehouse? 是指備有較專業音響設備的表演空間,但又不若大型演唱會般的盛大,聽眾可以近距離與表演者接觸,比起大型表演觀眾與表演者也可以有不同的親近氣氛。Livehouse起源於日本,因所需成本較低廉,業者可以較靈活運用資金,許多藝人也樂於增加自己表演的曝光率,於是Livehouse盛行於世界各城市,台灣當然也不落人後,近年也如雨後春筍般設立。


不過台灣發展Livehouse之時卻面臨到營業使用執照的問題,因為以往台灣商業登記相關法規中並沒有適合「Livehouse」登記的項目,業者僅能先以「餐飲店」、「飲酒店」的項目申請核發登記證,但若進行樂團表演,則會被認定為「娛樂服務業」,依法必須在商業區內始能營業,而台灣地狹人稠,住商區域混合使用情形非常普遍,因此總是發生違規營業糾紛。2010年起雖然營業登記項目已針對Livehouse增設「音樂展演空間業」,然而Livehouse業者經營的態樣多屬「複合式」(即有提供餐飲、飲酒、表演等服務),在法規上則會因為所在區域的土地使用分區管制、建築物使用類組、消防安全、噪音限制等等因素,導致業者受到重重規制,甚至有時被歸類在八大行業之中,一不注意即遭當地員警或主管機關開罰,進而影響經營。

這樣的文化產業雖孕育了許許多多知名樂團及歌手,不過卻碰到到法規不能適用的窘境,經過多年業者與樂團的衝撞及爭取,文化部、青輔會等機關開始著手協助「Livehouse」產業的合法化。其實目前並非所有「Livehouse」都是非法營業,只是在政府機關尚未針對此種產業量身打造法令規範之前,業者只能迎合目前建築、消防、營業法規。不過因為許多業者選擇在地下室營業,如「地下社會」所申請使用執照屬於防空避難室兼飲食店,在建築法規上必須有符合規定的逃生口,但因業者無法與當地居民協調取得共識,最後仍被迫熄燈。另外在住宅區內經營也會遇到與居民間的共存問題,雖然在住宅區內可以享有較低廉的租金,但是在消防、噪音的防制要求將受到居民更嚴格的檢視。理由無非是一般居民多希望自己住宅周邊能安寧,對於居住周遭的Livehouse不免心生疑慮。

實則,這樣的現狀由筆者的眼中看來是必然的結果,因於台灣地區公司登記與營利事業登記為不同之項目,公司登記為人民是否成立公司組織之決定,主管機關為經濟部,但公司設立之後是否在特定地點營業,則是各主管機關所分管的,依所經營的項目有所不同而由不同的單位管理,例如:經濟部辦理商業登記;衛生署管理食品衛生;內政部管理營業地點之消防及土地使用分區管理及營業場所安全管理;財政部:管理稅收方式。原始於98年度之前營利事業是否可以於特定地點營業,所有這些單位都會統一審核後才發證,不過民國98年後為爭取國際投資方便性評等的原因,則分離了公司登記與營業登記,公司登記可以隨時辦理完成(增加國際投資方便性),待要在不同地點營業時才各自分開去不同單位取得許可、核可。這樣作法的影響是,公司登記可以在隔天就取得,不過要經營Livehouse或是餐廳的業者,就要自己知道分頭到消防局、衛生局等等主管機關取得許可,否則就會發生公司雖然合法但營業卻會違法的奇異情形。最熟為人知的案例就是師大夜市的新聞,當時所有店家都高舉公司設立登記表,證明自己的店家在登記地點營業的合法性,殊不知所有發給這些核准設立的公文中都明確寫明在不同地點營業都要自行確認消防、衛生等等的許可。這只能說登記制度是見仁見智,政府希望「加速公司設立登記」以增進台灣國際競爭力之想法雖無可厚非,不過行政指導的宣傳誠屬不足,目前就筆者所聞恐僅有專業人士對這樣的區別有所了解,一般業者要他們為辦理營業登記要跑經濟部、國稅局已經嫌煩,若是告訴他們要經營餐廳還要跑消防局、衛生局,恐怕也會造成更多民怨。

文化產業的發展除了文化人的熱情,也必須有國家支持扶植,雖然文化局目前已經在進行Livehouse業者的「健診」,準備進行輔導修法,不過在業者眼中仍然不甚積極。許多業者在這段期間還是一再遭主管機關開罰,法規催生的過程不知有多少業者已經因為罰款導致入不敷出而無法繼續營業,以文化產業發展而言不啻為雙輸局面。筆者雖為執業律師,但同時致力於文創產業發展,有關Livehouse合法化的議題,筆者建議行政機關可以「過渡條款」之方式,在相關法令明確化之前,經由一個專業團隊,就個別業者進行評估,給予最低限度的許可,取代全面性的取締。

Livehouse業者的想法其實很單純,除了提供音樂創作人一個表現的空間,也讓喜愛樂團表演的聽眾可以在平日找到地方享受數小時的音樂饗宴。不需要盛大的排場、也不需要昂貴的門票,毫無負擔的讓表演者與欣賞者透過音樂相互交流。
Live house的經營問題其實存在已久,政府一直未正視,若發展為地方特色,甚至引為政績,也導致第一線執行人員只能依現有法規取締業者,執行人員不能不從,業者只能淪為法規空窗的犧牲者。政府的長期不作為,終致業者不得不聯合挺身而出,與政府正面衝突。不過政府對於此事之態度也可以看出政府長時間漠視文創產業,時至今日仍以牛步前進,枉顧業者及創作音樂人之權益,實有立即檢討的必要。

Livehouse的合法化是目前政府相關單位必須儘速處理的,雖然目前處於法規催生陣痛期,但這也是不得不經歷的過程,給業者多一點空間也給政府多一點時間,完善的制度才能孕育更健全的文化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