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8日

[‪立勤生活專欄‬] 從謝淑薇退出台灣網壇看中華網協之地位與運作

文:黃沛聲律師/ 鄭皓軒律師
近日台灣網球選手謝淑薇退出台灣網壇,震撼整個運動圈,主要原因在於對中華網協資源分配不均,尤其是對奧運教練遴選制度不公感到不滿。讀者一定有所疑問,究竟,中華網協在法律上是立於什麼樣的地位,能有此權力約束網球選手?中華網協與選手間的關係又是如何?本文將藉此事件,與各位讀者簡單介紹中華網協在所處之地位及其運作方式。




 一、中華網協之法律地位

中華網協是依據人民團體法所成立,為公益性質的社會團體,社會團體是以推展體育、文化或其他以公益為目的組成,組成社會團體,並依法登記立案後,有下列優點:
1.     進行公益勸募
2.     捐贈及受贈者享有租稅優惠
3.     較易向政府申請補助

因此,可以了解到中華網協原則上是民間運作,具有公益色彩的社會團體。能獨立運作,不用事事向政府申請核准。

二、中華網協之運作

中華網協在內部運作上,可以制定自己的內規,要求會員遵守,就好比公司可以制定工作規則,要求員工遵守一般。因此只要你是中華網協的會員,都必須遵守該協會制定的規範,但中華網協究竟有何誘因,可以吸引廣大網球愛好者,甚至職業選手加入呢?礙於篇幅所限,下面主要以職業選手的面向扣著主題說明。

在繼續深入說明前,要先向讀者介紹兩個組織,即「國際奧會」(IOC)、「國際網球總會」(ITF)。IOC負責主辦、推廣奧運賽事;ITF負責管理網球比賽的國際組織,頒布國際網球規則,負責主辦賽事如台維斯盃、聯邦盃等,此外,ITF並負責提交奧運網球參賽選手名單給IOC


對職業選手而言,之所以願意/需要加入中華網協,是因為成為其會員後才能享有特定好處,諸如相關報名費較低、得受補助,以及可以藉由中華網協參與許多國際賽事,例如中華網協是ITF的會員,要想參加奧運的話,前提是必須先成為所屬國家網協的會員,才能受推派至ITF,由ITF提交奧運選手名單給IOC。因此,職業選手都會成為中華網協的會員,既加入中華網協,就必須受到其內規拘束。

因中華網協訂有「2016年里約奧運代表團教練、選手遴選辦法」,最多僅能核配2名教練,依最新世界單雙打排名高低,僅能核給女子雙打教練及男子單打教練各1名,女子雙打教練部分,依遴選辦法運作則由詹爸擔任。令謝淑薇深感不滿,認為中華網協有因人設事之情形,藉此排擠她的權利,理由在於,依以往奧運教練遴選辦法第四條第2項的規定(下以2012遴選辦法為例):

「遴選順序及方式如下:
1.     若男子、女子選手單打、雙打皆同時取得2012倫敦奧運參賽資格者(以下簡稱取得資格者),以同時取得資格較高排名者(單打、雙打單項排名最高)之指導教練優先遴選。2016修訂刪除)
2.     若男子、女子選手單打、雙打不同取得資格者,以單打、雙打排名同時評比,以排名最高者之指導教練優先遴選。
3.     略。
4.     略」

然而,2016年的遴選辦法在今年311日修訂並經國訓會審核通過,修訂後的遴選辦法中,第四條第2項第1款已被刪除,也就是說,最優先順位變成「以單打、雙打排名同時評比,以排名最高者之指導教練優先遴選」,其中的影響究竟如何?

我們可以先來看看謝、詹二人的單雙打排名,謝淑薇世界單打排名69,雙打排名52;詹詠然世界單打排名700多名,雙打排名5。本次里約奧運,謝淑薇單、雙打皆取得參賽資格,詹詠然、詹皓晴這一年來集中精力在雙打,只有雙打取得參賽資格,若以2012遴選辦法來看,同時取得單、雙打參賽資格的謝淑薇可以優先選教練。但若以2016年的遴選辦法行之,只看單、雙打排名最高的部分,自然是由詹詠然、詹皓晴勝出,因此由詹家優先選教練。巧合的是,中華網協直到今年3月才修定通過新的遴選辦法,且沒有即時通知謝淑薇,這當然讓後來才輾轉得知遴選辦法有所修訂的謝淑薇氣得跳腳,使事件發展至今。

本文認為,中華網協有其專業、考量,自有權變更其遴選辦法,但整個過程應更加透明化,並應提供選手表達意見的機會,保障選手權益。期望未來中華網協在貫徹其規範的同時,也能確保程序的透明性。

三、 結論:


中華網協是推動網球運動的公益團體,保有一定獨立運作的空間固然有必要,但同時選手權益也是不容忽視的課題,期望未來中華網協的運作能更加透明,避免此類事件再次發生。祝中華隊能在此次里約奧運中盡情享受比賽,表現出最好的一面!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