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6日

一個時代的結束 - 「妝廣字號」再見!

「化妝品、保養品廣告」再也不用事前送驗了!大法官釋字第744號解析



文  黃沛聲律師 / 王芊茵法務專員


我國大法官於106年1月6日做成釋字第744號解釋,認為化妝品衛生管理條例第24條第2項與同法第30條第1項規定化妝品廣告須經事前審查才能登載或宣播,是侵犯人民之言論自由的違憲法律。在這裡化妝品衛生管理條例所指的「化妝品」是包括彩妝品、美妝品、保養品及清潔用品例如香皂等等商品。而原本在化妝品條例規範下,所有化妝品的廣告都必須事前申請許可,取得俗稱「妝廣字號」的許可號碼後才能在任何通路上廣告。而實務上,由於化妝品定義範圍廣大,且廣告因為通路的種類繁多,依法只要與送審之排版、文字、照片、影像有任何差異,就會違法;更有甚者,許多「非受產品主所委託,自主分享的部落客分享文」也因此被認定廣告而處罰,因此爭議頗大,普遍被認為箝制言論自由的惡法。

本次大法官認為化妝品廣告性質上屬於「商業言論」,而商業言論內容非虛偽不實、不致產生誤導作用,是以合法交易為目的且有助於消費中做出經濟上合理選擇,受到憲法言論自由保障。對化妝品廣告採事前審查會是對言論自由的重大干預

化妝品廣告之功能在誘引消費者購買產品,尚未對人民生命、身體、健康發生直接、立即之威脅,對這種化妝品廣告的事前審查,難認為是在防止人民生命、身體、健康遭受直接、立即及難以回復之危害。因此認定採取事前審查方式,與特別重要之公共利益間沒有直接及絕對必要之關聯。

因此,化妝品衛生管理條例第24條第2項與同法第30條第1,因嚴重侵害人民言論自由,自公布時起立即失效。




釋字第744號之影響性


由於化妝品廣告須經事前審查的規定被宣告違憲立即失效,由於化妝品管制仍有密免跨大不實、宣稱誇大功效等等目的,未來化妝品廣告之審查制度應會修法改為「事後追懲制」,採事後管制方法。例如輔以罰金制度等事後追懲之手段,針對內容誇大不實或涉及療效時規定重罰。「事後懲罰制」之立法趨勢,可見於許多大法官之協同意見書中。過去衛生局「純以客觀認定」視任何化妝品的「置入行銷」或「開箱文」為化妝品廣告而開罰部落客的問題,也應可獲得根本解決。


然而本號解釋的做成並不表示所有針對商業性言論的事前審查皆違憲,一來,通篇解釋文大法官皆很謹慎的將用語限制於「化妝品廣告」,二來釋字第414號並未被明文補充或推翻。釋字第414號是大法官認為「藥物廣告」之事前審查合憲,大法官於釋字第414號中認為「商業性言論非關公意形成、真理發現或信仰表達之商業言論,尚不能與其他言論自由之保障等量齊觀。」且「藥物廣告之商業言論,因與國民健康有重大關係,基於公共利益之維護,自應受較嚴格之規範。經過本號解釋,可認為大法官不再將商業性言論一併視為低階言論,但是針對各類型商業性言論之性質不同,仍有容許事前審查的可能。所以「化妝品廣告」與「藥物廣告」雖然都是商業性言論,但是仍然有原則上的不同,需要特別注意。


本號解釋做成後,違憲之規定因立即失效,無論是行政機關、立法機關或司法機關,皆應受到解釋拘束,即日起不得再援引化妝品衛生管理條例第24條第2項與地30條第1項規定,作為裁罰人民之依據。因此已被衛生局裁罰,但尚有訴願或行政訴訟等救濟手段者,即可據本解釋而提起訴願或訴訟,將會當然免罰


不過若是被裁罰且已窮盡所有救濟手段的人民呢?僅有釋字第744之聲請人、不同聲請人但於第744號解釋公佈前聲請釋憲者可憑第744解釋之結果,作為申請再審或非常上訴之理由。其他被裁罰已經確定的人民,仍然無法以此解釋結果,聲請再審或非常上訴。